白色球鞋……


到一定年纪总算明白            这保留却又忘了的初恋纪念物
美好的事物                在经历几次恋爱后重新回顾
好像大部分都在青春时候发生        爱还依然清晰在梦中
那天无意中翻出了             让当时的街灯和书
那双发黄的白色球鞋            有许多已不知去处
依然还有心跳温度             想起来我然感觉曾经自己不孤独
和她一起走过这城市许多的路        你是否已走到你要的幸福
她总低着头听我的梦和心事         美好青春的爱情和曾经走过的路
那一天笑着对我说             年轻城市换成另一种面目
随我的白球鞋的脚步            如今大了那样感动难重复
好像可以走到幸福             幸福和那双球鞋放记忆最深处
忽然她让我感觉              当年的我还懂保留失落的爱情遗物
自己已不再孤独              究其爱情现在想起来却面目模糊
可以在未知的明天去天竺          却相信去感触
美好青春的爱情和曾经走过的路       美好青春的爱情和曾经走过的路
年轻城市换成另一种面目          年轻城市换成另一种面目
如今大了那样感动难重复          如今大了那样感动难重复
幸福和那双球鞋放记忆最深处        幸福和那双球鞋放记忆最深处
 
 
上小学的时候,当时的同学们就住在同一个院儿里,当时的我们,觉得这个院儿就是整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这里有无尽未知的,能让你兴奋的东西等着你去探索,去发现.院子的边境就像是世界的尽头,大家都喜欢冒险,发现更多不同的途径去穿越它,翻墙,爬树,钻洞,什么都做的出来,出了院子,就像发现了新的世界,就像探索过了就更像是一场冒险了.仿佛每个角落都有惊喜等着你去发现,高高挂在枝头的苹果,看似阴森的地址楼,还有放在幼儿园教室里的水彩笔.

还清楚的记得我十二岁生日那天,大家都都来到我家里,礼物可是是一张简陋的由两页粗糙印刷的纸张和一个塑料袋包装着的盗版游戏光盘,足够让我兴奋的坐立不安,恨不得马上安装开玩,一个游戏就就可以让我兴趣盎然的玩上很久很久了.<魔法门VII>吧,大家总是一起研究,一起探讨,一起在游戏里战斗,还有之前的<金庸群侠传>和<炎龙骑士团II>.<英雄无敌III>,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爱的种族,当初信奉邪恶的我选择了地狱,火怪苏丹的火盾无限反击的能力让我觉得它即高雅有充满能量,能瞬间移动的大恶魔,总是希望它能瞬间将那些呼扇着羽毛翅膀的大天使砍下来.我们就那样围着桌子坐下来,我吹蜡烛,我许愿,生日歌,大家祝我生日快乐,大口的喝着饮料,什么都不会去想,只是去享受那生日聚餐,开心的说笑.爸妈也和我们坐在一起,没有人会介意,全是天真无邪的话题,除了说起偷偷拿过妈妈钱包里的钱,呵呵.之后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环节了,我们一起玩电脑游戏,积极的讨论,积极的战斗……最后的足球赛,是在门球场里进行的,有边有界,沙子土地,真的像一场真正的比赛.小学的班级,大家统一买了曼联的队服,红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我是2号,是后卫的号码,虽然当初对足球理解的并不深,我想做的是,夺过在对方脚下的球,跑过整个球场,将球踢进对方的球门——两块砖头中间的那片区域.仿佛那个年龄的我,永远不知道疲惫,永远都在跑啊,跳啊,直到天黑也不肯回家,面对黑暗不觉得恐惧,只是很自然的融入其中……

那是我唯一竟有的过生日的记忆,十二岁,就那么一次.

看看眼前的球鞋,已经太久没有触碰到足球了,有太久没有那样让人忘却一切的奔跑了,从前黄色土地的场地,从前曼联和河床队的队服,从前足球打在身上脸上时候那些真实的痛楚,从前的那些进球,从前曾经是队友的那些人同学,从前的夕阳西下和漆黑夜晚里冰冷的马路……依稀记得曾经我也拥有过一双足球鞋,当时我的鞋码在现在看来一定已经小的像旧社会裹脚女人穿的鞋子吧,当时引以为豪的”皮拐”,当初那双就算不踢球也穿在脚上去上学的球鞋,现在他们在哪里呢,会不会觉得自己被遗弃了,被人忘记了,会不会觉得孤单呢,那两只鞋,他们还在一起么,能永远在一起么……
 
 
  "我的游戏死党,也是我的好友.一个上课睡觉,被老师打醒后起立大骂“shit”问谁做的,最终被老师棒笞五十的呆子;一个下课后企图非礼女生未遂,反被老师送政教处写检查的流氓;一个一周之内失恋三百余次仍不停懈的情痴;一个半夜从床上跑到网吧通宵的游戏迷;一个自以为英俊其实相貌丑陋的“衰哥”;一个整日说自己性感却连性感什么意思都不懂的“文盲”;一个把纪律委员骂得狗血淋头后竟无情地用板凳将之砸死的禽兽;一个写作到凌晨三点却以为是晚上七点的文学痴迷者;一个文才极佳却被老师说是思想“偏激”的怪才;一个…………死党不耐烦了,冲上台,凌空一脚将我踢飞,摆了一个似乎很酷的造型,说道:“我是最孤独的,我是最寂寞的,我是最特殊的,但我坚信,我是最好的,我是OROCHI~!”
  我破口大骂:“kao!我这还没说完呢!”同时回敬他一脚……
  一番激烈的搏斗后,我夺回了发言权.
  是的,他叫OROCHI(KOF中的大蛇,格斗游戏里典型的混蛋,与之在现实中相差无几).我们因游戏而相识,文学方面见解也基本相同.他被老师说成偏激,所以,我也被归为了”偏激”者,但我们并不在乎这些,我们就是我们,不会改变."

重温从前初中时候写的东西,在云的文字里发现了这样的几段话,好像发现了珍宝一样,恨不得把所有他们都珍藏起来.为了曾经的自己,为了那个叛逆的年代,我们是叛逆者……我们就是我们,不会改变……

4 thoughts on “白色球鞋……

  1. 越来你一直是那么骄傲 自信

    记住我

    就像我永远记住你一样

  2. 高一的那个生日,我惊异于你给我的生日贺信~那时你对我说,生日对你有特殊的意义。我一直不明白,你也一直都没有告诉过我。现在总算明白了~呼呼~
    喜欢这篇文章,非常非常喜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