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疯狂和那些被拉伸的时间……


其实最初的念头是”最后的疯狂”与”被拉伸的距离”,最终还是不忍心那么去想,也更不忍心那么去写.

也许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小小念头,也许是觉得”最后”这两个字太过伤感了,可是我一向不是那种能劝说并说服自己的人,
也许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吧.
有些事情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然后就那么一直发生着,虽然也明白事情都会有结束,可却没法说出那会是在什么时候.
可能更多的是自己不愿意去想,也无法去面对未来那个未知的结局.
总和自己说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可如果真的是那样又哪还会有什么命运.

不像平常的时候,刚才的梦我已经忆不起来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仿佛已经变得有些依赖梦境了.
梦到的人和事,和梦里的我在一起,在那些半梦半醒的时候,会忘记到底哪边才是真实.
或许自己从来就不曾知道过……

会努力回想梦境的我,今天却也一点都不记得了.
可能是我已经放弃去想到底哪边才是真实,还是我真的太累了.

距离其实是太神奇的东西.
无论相隔的远近如何变化,总是能在那些特定的时间里让你感觉到它的存在,让你感受到到底你们之间究竟有多么远,多么近.

无法控制距离的远近,遥远带来的难熬,紧贴带来的压抑.
只好努力在那些距离的远近让人舒服得已经忘记它的存在的时候把时间拉的那么长,仿佛瞬间也可以变成永恒.
也许是一个侧身就刚好看到你美丽侧脸的瞬间,也许是明知无法相见却静静思念的感觉……

翻看相机中的照片,突然特别想看到有背影的照片,也许在没有表情的画面里,我们能变得更加真诚.
回家之后四周的墙壁离我近了许多,虽然记得梦了,醒来的生活却仿佛也被分成了梦境和现实两个世界……

看看外面,是蓝天白云.

那些羁绊,或许我永远都无法斩断.

“到头来我不是你选择的人,也许你是对的……”

想轻声叫出你的名字……才发现你不在身边……



有些记忆是连续的,更多的记忆却是零散的碎片……

不知道为什么,那晚天空中散落的雪花显得特别的美丽,可能是因为知道你也看到他们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晚发呆看着眼前那一切时会莫名感动,可能是因为你不会出现在身边吧.

总是以各种单位计算着时间,某日突然感叹一年的光阴转眼间已经成为过去,星期五总也总会松一口气.而是有的时候就是能感觉到那些时间像会流动的物质一样一点一点从身边流过,触摸着我的身体和心灵.
周围的一切都在继续着,只有自己却静止在了那里,明明没有关小音量的背景音乐听起来渐行渐远,没有你的时候,空空的只剩下自己和时间……

有时觉得幽暗夜色下的你是那么吸引我,无法把视线移开,闭上眼睛后还想去回忆你笑容的甜美.
反复看着那些仅有的言语,那种感觉是不是叫做满足,还是幸福.

确实天气不好的时候心里也会一样阴阴的,可却也有了静静思念的时间,静静的不被打扰,即使乌云满天也会心存希望……

后来的我才发现,原来静止在像素中的烟火比有声的录像更美丽……
后来的我才发现,原来静止在那一刻的你我比雪花和烟花更美丽……

轻声呼唤着你的名字,感受那些通灵的回音……

回忆又多了一些……




成成的活动
隐约有些许女生
上传的照片

有人知道了我的密码

两个莫名女子
神秘

坏掉的电脑
被高芳骂
要被挖出来的眼睛
掉了的拖鞋
泪水和哭的声音

断断续续的口琴声
程文

靠着墙走下去
有影子
似乎不那么孤单

初中的光阴
零零二
零零一

我的耳朵受伤了

梦境中的梦境
英雄无敌的战斗
赛跑时耳边的风声
多出来的手表
李明瑞
影像已经模糊了的女生
我家的院子

二十四号楼
有的时候回忆就是那么近
零零二的人们
聚会是大家都坐在一起

奢侈豪华的酒店
暗杀
女人

只说的出那句话
就这样吧

需要修理的电脑
和游戏中一样的军事基地
高中同学们

高光渊
电脑白痴么?

零零二的舞蹈排练
高媛和我
王晶
急速的驾车
杀人后的心慌

四舅和四舅妈
方舟
无尽的飘

抬头去看二十四号楼
成为公敌了么?

无法避免的打斗
红棉
谢斌

任超

李明瑞

伊凡
科幻的飞行器

陌生的天花板……

除了你……没有人真正了解……


躲在黑暗的角落          用我最后温柔的请求
让我彻底的放松          给你我的堕落
陪我看一场华丽的烟火       给你我隐藏的脆弱
我的爱如此短暂 自由       告诉我
除了你 没有人真正了解我     你还爱我
站在城市的顶峰
灰色的云朵飘过          快告诉我
我的心随着你垂直的降落      你还爱我
做过的梦是一阵漩涡        用我最后温柔的请求
淹没你 淹没了我         对你毫不保留
快告诉我             等到我的青春剥落的时候
你还爱我             你还爱我

意志薄弱的时候,还是吞下了那一粒止疼片,好像总是刚刚下咽就开始起了作用,还是只是心理作用吧……

一个个美梦都在某个醒来的瞬间烟消云散了,已经失去了的,和即将要来临的,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是什么都没剩下才对吧……梦到了儿时的家属院儿,儿时的玩伴,儿时的绿色草地和夏天夜晚,收集树叶茎部和野草前端的时候.

爱断过,就在那些树叶离开树枝的时候……

小学时候曾经喜欢过的女孩,毕业之后的联系也少之甚少,唯一的消息也只是来自曾经同窗的只言片语.记得初中时候曾为之哭泣的女生,在另外的世界你过的好么,还是你还在我的周围,就在我们身边.后来的高中同学,我喜欢的,我不喜欢的,间歇的会传来关于他们恋爱的消息,在一起,分开,兴奋和失望,真实的谎言,诸如此类.曾经幻想着人生能有交叉的人们,依然以自己的方式各自存在着.

有时候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用语言表达,习惯于快速敲击键盘的双手,也那样放松的停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连自己都看不到,又有谁能理解呢……好像想要说些什么,说爱你么?还是只是想用双臂紧紧的抱住你……也许是我错了,同样的故事,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不止一次.是我的选择么,还是造化弄人这样的借口.好的演员,一定都会忘我的演出吧.原来太多的故事都是真实的,真实的太残忍……

我什么都不是……只想能在和你分开之前,让你抱着我……

抬头才能看的到的天空中总是掉下些许不大不小的雨滴,不急不慢的掉下来,从来不去考虑时间是黑夜还是白昼,就在某一滴水珠落地的时候,那一声水珠击打地面的声音四散开来,一切虚幻的东西都消失了,只剩下的熟悉的面容,陌生却亲切,看似面无表情,却好像在对我微笑……也许只有一秒钟,也许还不到一秒钟,那段短短的时间里,是幸福还是满足,在我面无表情外层下疯狂的滋生.也许是时间太快,快的让我来不及露出微笑,也许是我那外壳早已僵硬,可却隔绝不了心跳的声音,不急不慢,陌生却又亲切的心跳……

身体虚弱的时候,还是用水冲下了那一粒感冒药,是为了不再头痛,还是想要能安心的闭上眼睛,令思考去作用,把世界留给属于过去的些许痕迹……

就这样把自己小心翼翼地关起来,持续的.拉上了窗帘的昏暗屋子,屋子里有的,是歌声,眼神掠过的声音……
另一边,雨声越来越大,却越来越远……

今夜,你是我的女王……

静静得……静静地……



不论是早晨还是晚上的电车上,总能遇到一些怪人.外表,或是行为,或者是说不上来的什么东西……

总会想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一点都不像小时候向往的那样,唯一一本看过的****,是在初中那个年龄的时候.书出了新版本,也去买了一本,却还没来得及翻开过它,还真是没有阅读的习惯……那本姐姐的网络****,只有前面的章节看过几次,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理解,现在再想想,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吧,把书名写下来,记得下次带他们来……

也许感觉更多来自那些音乐文件,还有那些没有规律可言的细微神经……无所适从,感觉有时候就只在那一瞬间.同样的时间现在的天空却还散发这柔和的光亮,天黑的晚了,自己却还不习惯,跟着季节差别跑……有时候觉得有些相似的东西,仔细感受,才发觉相似的只是那么小的一个片段,零碎的片段七零八落,幻想和幻象就四处横行……

心痛哭泣的时候想说自己谁都没有,谁都是.后来想,谁又有我呢,大概没有吧……互相拥有,恐怕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吧.也许拥有本身就是件遥不可及不可能的事情,人出现的时候,只身孤影的灵魂,迷茫的眼神……

还是剩下了那些无辜的梦……

水下
被腐烂的外层
温柔的凶残的它

又一个怪梦,那些梦,总是那么逼真,有的时候让我窒息,有时却淋湿了枕头.零星的片段,真切的面孔,时间越久,忘却的越多.希望都只是落在了记忆深处的尘埃中,在某时,还能被忆起,还能记得清楚……

明明是同一个自己,不同人眼里却全然不一,自己却还是一个自己,就算再矛盾,也分离不开彼此……

台灯灭了,拉开窗帘,才发现天空的颜色不一样了,好像叹气后的天空,会变得灰蒙蒙的.呼,他们分手了,他们在一起不久,他们……
呼……

好多人大教室,所有的人都在一起.
是毕业的时候了么?
一张一张的成绩单,不知道之后的是不是忧愁.
手中的那张却不是自己的,我的呢,这是谁的……
坐在我旁边的,就是我羡慕却记恨的人,呆呆的,没说什么.
老师,你发错了,这不是我的……

飘渺得摸不到,感觉到有些东西在那里,透明缺又觉得模糊,是什么感觉到了绝望,是什么受了伤,是什么想要逃离……
逃字又要怎么写……

亮起来的台灯,梦到的是那个屋子,梦到的是那个人……

睁不开眼,模模糊糊的是视野,模糊了的梦……
连续的梦……
北边,是我要找的人么……

……

认了吧.
始终不肯露出自己还有一丝稚嫩的面孔,认了吧,
始终写不出来儿时憧憬的美景,
认了吧,终于要试着舍弃那么一点点过去……
原来舍弃的感觉那么痛……

仔细听……
久违了的蝉鸣……
曾经的盛夏,曾经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