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小时候


一下地铁就闻到了空气中有春雨过后的清新味道……
忍不贪婪地使劲吸了几口,就好像毒瘾未戒一样。

太久没有感受过国内北方的春秋了。
这些年也只能趁着发呆时在记忆中搜寻那些曾经雨后的场景,却知道现在才明白,那些潮湿空气中带着的是泥土的气味。
那些记忆的碎片,有那么两个片段总能被我想起,回忆起来那些气味和感觉都那么清晰……

还是少年的自己穿过院子里的小花园,刚刚下过雨,并不平坦的路面,被雨水冲刷后显得更绿了的植物,潮湿空气中的泥土气味。
那一刻的自己,脑中不会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当时想着的,大概真的就只有对空气味道的喜欢。

高中晚自习前的休息时间,学校的广播里放着清新的歌曲,配合雨后清新的空气,坐在操场角落的我慢慢抬起头揉了揉眼睛。
脑中还在回忆刚才的梦境,视线里的是篮球场,跑道,打篮球的学生,一起散步的情侣.
耳中的音乐声,有着只有学校广播才会有的特殊音效。
回过神来,就想想当时的那个她在做什么,想想是否也有人和我有同样的感受,揉揉已经麻了的双腿。

难得的休假,难得的春天,难得的雨后。
比起小时候,变多了的是相对无言的沉默吧,多出的那些沉默时间里,大概都在回忆过去,沉淀当下或是思考未来吧……
当”那些梦想”已经变成了”唯一(仅存?)的梦想”时,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少了迷茫,还是多了无奈……
最后就只剩下一句”好好活着”,说出这句话后怎么都避免不了那片刻的沉默。

耳边传来的又是地铁压过轨道的声音,若是能让这阵阵声响带我离开,不知道会把我带到哪里。
曾经的我们,再见小时候。

遥远的面庞……



从学校的建筑物里走出来,记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叹气了,只觉得身体里所有的细胞在一瞬间都变成了和自己表情一样的状态.
呆滞,没有力气……

呼……今天长长的叹气,出奇的多……

就好像又一轮战斗结束了,任何东西都不能再让自己兴奋起来,呼吸变得缓慢,步伐变得踌躇.一个人的时候,会不经意的看看天空,从前好像不会这么做,可能是这里的天空比较低吧.到底自己是在和谁作战,我也不知道,是和过去,未来,和人,还是和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感觉来的太突然,毫无防备,就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击溃了.曾经的倔强大概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溃败中慢慢被抹去的吧.那些为了让自己保持乐观,坚持不懈的理由一下子仿佛都成了秋天的落叶,轻风吹过,就什么也没剩下,只有沙沙作响的声音仿佛还听得到.就这样,自己又放纵了一次自己,漫无目的走在渐渐变得昏暗的街道上,又成了有家不回的小孩儿,明知道要挨骂缺不愿意回家,虽然再已经没有人在家中等候了……

记得学期初的时候自己尽量不去听陈绮贞的歌,怕自己又走进那样满是迷雾的忧伤中,我知道这样不好,随机播放的歌曲,却又播到了一首这样的歌,就在这个不巧的时间,也许不是现在的话,我也可以快速的按下下一曲吧.就再妥协一点吧,只好骗自己说,可能只是累了吧,可能累了,意志变的弱了吧,还是只是因为忽然的松懈,我也不知道.

变得阳光一些真的会有用么,每个人都有阳光的时候,也都有低迷的时候吧,也许只是时间的比例有了差别.阳光时候,同样会傻傻的笑,低迷时候,也一样会面无表情吧.也许有的时候,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会去想念,四处阴雨的天气,也总是来的那么突然……

虽然就在眼前,在自己手中,可还是那么模糊.睡前的发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心里在偷偷希望这份感觉也可以被传递么.那些遥远的画面,我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我也不知道……

对恋爱的定义,是否又要回到从前,如果那样可以让一切更自然一些……

白色球鞋……


到一定年纪总算明白            这保留却又忘了的初恋纪念物
美好的事物                在经历几次恋爱后重新回顾
好像大部分都在青春时候发生        爱还依然清晰在梦中
那天无意中翻出了             让当时的街灯和书
那双发黄的白色球鞋            有许多已不知去处
依然还有心跳温度             想起来我然感觉曾经自己不孤独
和她一起走过这城市许多的路        你是否已走到你要的幸福
她总低着头听我的梦和心事         美好青春的爱情和曾经走过的路
那一天笑着对我说             年轻城市换成另一种面目
随我的白球鞋的脚步            如今大了那样感动难重复
好像可以走到幸福             幸福和那双球鞋放记忆最深处
忽然她让我感觉              当年的我还懂保留失落的爱情遗物
自己已不再孤独              究其爱情现在想起来却面目模糊
可以在未知的明天去天竺          却相信去感触
美好青春的爱情和曾经走过的路       美好青春的爱情和曾经走过的路
年轻城市换成另一种面目          年轻城市换成另一种面目
如今大了那样感动难重复          如今大了那样感动难重复
幸福和那双球鞋放记忆最深处        幸福和那双球鞋放记忆最深处
 
 
上小学的时候,当时的同学们就住在同一个院儿里,当时的我们,觉得这个院儿就是整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这里有无尽未知的,能让你兴奋的东西等着你去探索,去发现.院子的边境就像是世界的尽头,大家都喜欢冒险,发现更多不同的途径去穿越它,翻墙,爬树,钻洞,什么都做的出来,出了院子,就像发现了新的世界,就像探索过了就更像是一场冒险了.仿佛每个角落都有惊喜等着你去发现,高高挂在枝头的苹果,看似阴森的地址楼,还有放在幼儿园教室里的水彩笔.

还清楚的记得我十二岁生日那天,大家都都来到我家里,礼物可是是一张简陋的由两页粗糙印刷的纸张和一个塑料袋包装着的盗版游戏光盘,足够让我兴奋的坐立不安,恨不得马上安装开玩,一个游戏就就可以让我兴趣盎然的玩上很久很久了.<魔法门VII>吧,大家总是一起研究,一起探讨,一起在游戏里战斗,还有之前的<金庸群侠传>和<炎龙骑士团II>.<英雄无敌III>,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爱的种族,当初信奉邪恶的我选择了地狱,火怪苏丹的火盾无限反击的能力让我觉得它即高雅有充满能量,能瞬间移动的大恶魔,总是希望它能瞬间将那些呼扇着羽毛翅膀的大天使砍下来.我们就那样围着桌子坐下来,我吹蜡烛,我许愿,生日歌,大家祝我生日快乐,大口的喝着饮料,什么都不会去想,只是去享受那生日聚餐,开心的说笑.爸妈也和我们坐在一起,没有人会介意,全是天真无邪的话题,除了说起偷偷拿过妈妈钱包里的钱,呵呵.之后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环节了,我们一起玩电脑游戏,积极的讨论,积极的战斗……最后的足球赛,是在门球场里进行的,有边有界,沙子土地,真的像一场真正的比赛.小学的班级,大家统一买了曼联的队服,红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我是2号,是后卫的号码,虽然当初对足球理解的并不深,我想做的是,夺过在对方脚下的球,跑过整个球场,将球踢进对方的球门——两块砖头中间的那片区域.仿佛那个年龄的我,永远不知道疲惫,永远都在跑啊,跳啊,直到天黑也不肯回家,面对黑暗不觉得恐惧,只是很自然的融入其中……

那是我唯一竟有的过生日的记忆,十二岁,就那么一次.

看看眼前的球鞋,已经太久没有触碰到足球了,有太久没有那样让人忘却一切的奔跑了,从前黄色土地的场地,从前曼联和河床队的队服,从前足球打在身上脸上时候那些真实的痛楚,从前的那些进球,从前曾经是队友的那些人同学,从前的夕阳西下和漆黑夜晚里冰冷的马路……依稀记得曾经我也拥有过一双足球鞋,当时我的鞋码在现在看来一定已经小的像旧社会裹脚女人穿的鞋子吧,当时引以为豪的”皮拐”,当初那双就算不踢球也穿在脚上去上学的球鞋,现在他们在哪里呢,会不会觉得自己被遗弃了,被人忘记了,会不会觉得孤单呢,那两只鞋,他们还在一起么,能永远在一起么……
 
 
  "我的游戏死党,也是我的好友.一个上课睡觉,被老师打醒后起立大骂“shit”问谁做的,最终被老师棒笞五十的呆子;一个下课后企图非礼女生未遂,反被老师送政教处写检查的流氓;一个一周之内失恋三百余次仍不停懈的情痴;一个半夜从床上跑到网吧通宵的游戏迷;一个自以为英俊其实相貌丑陋的“衰哥”;一个整日说自己性感却连性感什么意思都不懂的“文盲”;一个把纪律委员骂得狗血淋头后竟无情地用板凳将之砸死的禽兽;一个写作到凌晨三点却以为是晚上七点的文学痴迷者;一个文才极佳却被老师说是思想“偏激”的怪才;一个…………死党不耐烦了,冲上台,凌空一脚将我踢飞,摆了一个似乎很酷的造型,说道:“我是最孤独的,我是最寂寞的,我是最特殊的,但我坚信,我是最好的,我是OROCHI~!”
  我破口大骂:“kao!我这还没说完呢!”同时回敬他一脚……
  一番激烈的搏斗后,我夺回了发言权.
  是的,他叫OROCHI(KOF中的大蛇,格斗游戏里典型的混蛋,与之在现实中相差无几).我们因游戏而相识,文学方面见解也基本相同.他被老师说成偏激,所以,我也被归为了”偏激”者,但我们并不在乎这些,我们就是我们,不会改变."

重温从前初中时候写的东西,在云的文字里发现了这样的几段话,好像发现了珍宝一样,恨不得把所有他们都珍藏起来.为了曾经的自己,为了那个叛逆的年代,我们是叛逆者……我们就是我们,不会改变……

无眠


  无法入眠,我只是呆在那里。

  不同的是,没有了昏暗的灯光,也没有了悠扬的旋律,只有月光照在这个快要被黑暗吞噬了的房间里。没人知道我的心飞去了哪里,好似一颗颗流星,没有人知道它们在为谁陨落,将会落在哪里。

  走出家门,我要去寻找那些让我失眠,令我牵挂的东西。

  走进已经久违了的校园,意外的发现在自己身旁的竟是一片建筑工地,我朝那片只有泥土和砖瓦的世界望了过去,脑海中浮现出的是第一次和喜欢的人相拥在雪地里的情景,那一夜真的很冷,可却不像现在那样令人窒息,这里,就在不经意间被移为了平地。曾经充斥着呼吸声的教室也已经不复存在,就连一块碎砖也找不到了,笑容,眼泪,心愿,和那些青涩的经历,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已经被一个无形的黑洞吸得一干二净,再也寻不回任何一丝记忆中那曾经的自己。也许某一天,耸立在这里的高大建筑会令很多人向往无比,而我再也不能站在那里,去感受从前的美丽。只有一直存在于冥冥中的那轮晓月,还是那么皎洁无暇,就像我也曾经拥有过的纯洁心灵。

  已经淡忘了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无所适从。我已忆不起那些从前做过地白日梦,在它们实现以前,我就已经放弃了。不知道改变了的,是自己,还是自己的梦境。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太多东西都改变的太快,消失的太急,有的还来不及让我将它铭记,便从此消失在我的生命里,不知是上天注定,还是我不懂得去珍惜。可无论我再怎么感伤,一切都变了,来不及追忆,也永远不能回到过去。

  回到家中,我脱掉外衣,躺在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四周都是冰冷的墙壁,那月轮发出的光华更明亮了,也透出了淡淡的冷俊。手里拿着那个太久都没有响起过的移动电话,看着那些久久不愿删去的短讯,又一次呆在那里,仿佛是那无边的暗夜冻结了一切。总有一天,双眼不会再像石子一样干涩,而会和星辰一样闪烁着晶莹的东西,到那时,我才肯慢慢的睡去,去重温从前的梦境。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让我失眠,令我牵挂的,原来是自己,是回忆。

防空洞


  那天天很晴,是个出去游玩的好天气,并不适合坐在昏暗的书房里对着电脑屏幕发一整天的呆。我透过书房的玻璃看到有小鸟飞过云梢,我没笑,因为我并不能像鸟儿一样在天上玩耍。我想,我一定是太久没有飞了,所以翅膀早已退化掉了吧……

  我守在电话旁,期盼着它会响起来,然后我去接起它,然后,有人叫我出去,那样我就不必再一个人待着了。它响了,不过不是有人要找我出去,我只听到一个人工女声在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出我的考试成绩。我很失望,因为我考得很差。我开始打电话给所有我认识的人,希望有人能陪陪我,陪陪这个没了翅膀得我。我打了很多个电话给很多人,可都没有人去接,我想,他们可能都已经等到了电话,去玩耍了吧。也好,没人接,好过被拒绝……

  我没吃饭,便踏出了家门。

  传说中有个叫后乐园的地方,他们想要去那里。我想,它应该在天上吧,被人向往的大多地方都在天上。月亮,天宫,天堂,极乐世界,美好的愿望什么的。可是我没有翅膀,所以我去不了那里。那么,我要去哪里好呢?太阳晒的我开始觉得热了,我一直站在阳光照射的到的地方……

  我想我得去个什么地方,我不能想得太久了,因为我不想被阳光晒干尸,我还年轻,还有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去过。后来,我决定去那个传说中的防空洞,我从来没有去过的……

  从小,就有人给我讲一些有关防空洞的事情。有人说,那里很黑,没水,没空气,很多人进去,就没再出来。可我从来没去过那里,也没有见过谁走进去过,那里被人们说成是一个恐怖的地方,像地狱。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好的东西会被安排在地下,而不是天上。地狱,僵尸,死人,都在地底下,可是地底下有水,给予万物生命的水,应该还有沸了的岩浆把。我就向往地下,而不是天上。

  我想,防空洞里一定很安全吧。

  那里应该有水,有食物,还有很亮的灯和能睡觉的床吧,我想象着,心里却很矛盾,为什么我向往地下,却有想拥有翅膀?我始终不明白,它一直捆扰着我……

  防空洞离我姥姥家不远,在一个废弃了的兵工厂附近,我想很久以前,一定会有很多和军火有关的东西在那里。也许现在也还有一些也说不定。我笑了笑,有了武器,我可以很轻易地做一些我本来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是在很久以前或是很久以后,我会想,有了魔法,或者是能量,我就可以很轻易地做一些我本来做不到的事情。可是现在,我只能幻想,如果我有了武器……

  武器更多的是用来伤害别人而不是保护自己。

  说一句“去死吧”,也许这也是武器。

  小时候,总有伙伴会提出“去防空洞吧”这样的建议。有人说太可怕,走开了,不感觉恐惧的,便去了,却发觉门上有把重重的锁头,怎么样也是弄不开的。于是,每一次都是这样,害怕的走开,不怕的去砸门。

  始终没有人进去过,直到现在。

  没有防空警报,没有空袭,可是今天我要去防空洞。我想,那里一定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就像秦始皇的大坟地,就像金字塔一样,很神秘。我想,不,是我希望那里没有被盗过,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了。

  我到了。

  有很多杂草,有野花,我知道,盗墓者不偷这些的,那个重重的锁还挂在那里,它已经锈了,已经被打开了。我想那一定不是用正常方法打开的,因为它实在是太锈了,打不开了……

  躲进防空洞的人,一定不是为了躲避紫外线的吧。为了躲过天上掉下来的东西么,那他们可以去更高的地方丫,他们不怕僵尸,不怕地狱了么?为什么,他们会跑到地下去寻找那份安全感呢?又一个捆扰着我的问题。我想,也许是他们太害怕了,或者是突然得了恐高症吧……

  我走了进去。

   很黑。

  刚才的明亮让我的眼前出现了很多幻象,像在哭吟的亡灵,或是被诅咒的鬼魂什么的,看上去,总让人觉得是些在动的魑魅魍魉。

  我什么也看不到了,连幻象也消失了。

  我就那么站着,除了脚能感觉到冰冷的地面,我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后来我决定要出去,我怕没有了阳光,我仅省的四肢也会退化掉,我不要。我还梦想有一天,我还能长出翅膀来,也许它不是白色的,也许他上面没有羽毛,也许它并不美丽,也许它很丑。也许,那和阳光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出来了。

  天黑黑,下着雨……